珣玖

所謂世間,不就是你嗎?

沒有產出動力+高考倒計時。)
但是我愛大家)

「↣圈名珣玖」
「↣合格宰吹」
「↣寵愛張國榮」
「↣身處POI & Lost大坑」
「↣建議素食主義者慎點」

尊礼同居文

★尊礼同居梗☆
 ───────────
 “周防,起床。”看着躺在床上翻了个身继续呼呼大睡毫无反应的人,宗像礼司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抓起眼前人头上的红毛,拎起他的脑袋,狠狠地撞在墙壁上。“起床!”
 “嘶……宗像……”周防慢吞吞的从床上起来穿上衣服,看着衣服穿得整整齐齐,在厨房里忙忙碌碌的人儿嘟囔到:“怎么还这么精神,难道昨晚还没有【哗──】够……”
 “周!防!尊!”室长大人的听力那是相当的不错,随便一下就听清了周防在嘟囔些什么。
 “……你又要去S4?今天是周末。”周防走到到桌前安静坐下,看眼前只有一份早餐,不禁发问。
 “啊,临时有事要处理。”推了推根本没下滑的眼镜,宗像起身准备出门,“好好吃饭,中午不回来,不许乱买水果牛奶唔……”宗像话刚讲一半,就被唇上突如其来的柔软和对方霸道的动作阻止了。
 一吻完毕,宗像有些喘不过气,周防轻舔嘴角,扬起得意的笑,“早安吻。”真是野蛮人,宗像想。只是他没发现自己的嘴角也扬起了一丝弧度。
 ─ ─ ─ ─ ─ ─ ─ ─ ─
 蓝中泛紫的天,洁白无情的雪,黑色的衣,红色的发,温热的血,周防爽朗的笑和自己冰冷的配剑,一同构成了那日最后的画面。
 “Mikoto─”宗像一下从回忆中惊醒,怎么会想起最不想回忆的事情。
 “室长?室长?”青服二把手淡岛世理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家的王,一边的三把手伏见还是一样心不在焉的面对着电脑,【肯定又是满屏的mi→sa↗ki↘你们信不信●^●】
 “没事,继续开会。”宗像习惯性的推推眼镜,对淡岛说:“淡岛君,请你再说一遍。”
 “是!已确认无色之王的威斯曼值不存在,也就是这一任无色之王已经彻底陨落。”
 “那就好。”是提到无色了吗,难怪会想起有关他的事件……
 “室长,关于赤王的事……”
 “没事,这家伙有我压制着没有问题。那今天就先这样,大家都将自己今天的任务做好,散会!”宗像匆匆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躺在办公椅上休息了一会儿,一睁眼就看到一只红毛的大型猫科动物趴在自己的沙发上。
 “哦呀,吠舞罗的周防尊阁下。”
 “喂,这样很好玩吗宗像。”
 “周防,你怎么跑来这了。”
 “我不能来找你吗?宗像,我饿了。”周防自顾自的坐到宗像的办公桌上,将原本放在桌上的拼图推到地上。
 宗像微微皱了皱眉头:“野蛮人,不是让你中午自己好好吃饭么。”
 “不要。”周防一下将宗像打横抱起,不等他抗议,直接往外走。“闭嘴宗像,回家吃饭。”
 当天,在S4的加班的同志们看到,他们的王,宗像礼司,在不断挣扎中被赤王以公主抱的形式抱回家煮饭。当然宗像室长下午以及之后的两天都没出现在S4。

─────E─────
 ─────N──────────D─────

【如果你看到这里就觉得真的结束了的话你就被骗啦哇咔咔咔咔你觉得回忆是白铺垫的吗怎么可能后黑神马的可爱极了不是吗人物可能有点OOC不要介意啦-(¬∀¬)σ
 ——曦子(ฅ>ω<*ฅ)】
 ───────────

“Mikoto,这不是在做梦对不对?你真的还活着对不对。”宗像紧紧的抓住周防的肩膀,淡紫偏蓝的眼眸里蒙上了一点点水雾,流露出小孩一般的无助和脆弱,他害怕着眼前的这一切只是自己的幻想。上午开会时的幻觉帮宗像重温了一遍那天的痛苦与挣扎,让他重新体味到了那时绝望的心情……
 周防一怔,将宗像的手拉到自己胸前放着,“现在你觉得我是真实的吗。”
 感受着周防稳定而有力的心跳,宗像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只是紧抓着周防的手没有松开。
 “呐,Reisi。我会让你觉得我是真实的。”周防【邪魅】一笑,附身,“唔,Mikoto……”宗像一下没反应过来,被吻个正着。
 “呵,再做一遍,怎么样?”
 “不要!啊哈……”
 -(¬∀¬)σ接下来自己想象哦~~
 ───────────
 真· HE
 ───────────

评论 ( 4 )
热度 ( 11 )

© 珣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