珣玖

所謂世間,不就是你嗎?

沒有產出動力+高考倒計時。)
但是我愛大家)
也希望大家愛我)

「↣圈名珣玖」
「↣合格宰吹」
「↣寵愛張國榮」
「↣身處POI & Lost大坑」
「↣建議素食主義者慎點」

FINCH 「2」

Finch「2」

※Rinch/Hobben/Shoot
※暗搓搓地標個PG-13
※女兒組上線辣♪
※其他兩組畫風完全不同真是超級難寫啊「哭哭」

※不发文你们都没人找我玩我好寂寞qwq

※前文走这→http://yuxiong0913.lofter.com/post/1cbd461d_a934f11

   目前全文走这→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yuxiong0913&tid=3163629#Content

※※※※※※※※※※※※※※※※※※※※※※※※※※※※※※※※※※※※※※※※

 


*
Reese認為即便是自己,一個訓練有素的前特工面對當前的境況也無法做到處變不驚。
 畢竟雀鳥先生真的變成了雀鳥先生,這個事實可不像聽起來那麼好令人接受。

「J-o-h-n-n-y!!」
Hobbes強壓下怒氣咬牙切齒地吐出這幾個音節,那惡狠狠的語氣仿佛想把Reese給活剝生吞了一般。而即使是在如此尷尬的時刻Benjamin也絕不放過捉弄Hobbes的機會。他曲起一條大腿,用腳趾不停地撥弄著Hobbes那件還沒解開的襯衫的最後一粒紐扣,腳底有意無意地蹭上Hobbes鼓起一塊的西褲,臉上盡是得意的笑。
當然,這是在他的弱點被Hobbes把握在手中之前。

Reese聽著話筒那邊粗重的喘氣聲和被打斷的驚呼聲有些尷尬地將聽筒從自己耳朵邊上拿開了一點距離。
不用動腦子想都知道他親愛的哥哥現在正在做些什麼。
「……總之,我們需要你的幫助,bro. 最好帶上Benjamin , Harold的那些電腦設備我是真的一點兒也搞不清楚。」

一口氣講完清晨發生的所有事情Reese就掐斷了通話,他可不想聽Will嘲笑自己異想天開。

 畢竟有些東西,還是眼見為實為好。


*
「Willard, 你那個白癡弟弟是不是吃錯藥了。」
房間裡安靜得連根銀針掉在地板上都可以聽得一清二楚,周圍的空氣像是完全凝固了似的。

Benjamin那兩道淺淺的眉毛攪在了一起,用腳掌推了推Willard的肩膀,示意他從自己身上下去。
「Harold他怎麼可能......餵!」
一套靛藍色的西裝被甩到Ben的身上。
「先過去看看,其他的交給Drake處理。」
典獄長先生已經在這短短幾分鐘內將自己的著裝整理得一絲不苟,正檢查著彈匣裡子彈的數目。認真的模樣讓Benjamin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看來他已經做好準備去會會自己那個善於把事情弄得一團糟的蠢弟弟了。
 

*
「Mr.Reese, could you help me?」
剛剛被裹在Reese的大衣內層運送回圖書館的Mr.Finch一刻也沒有停下來歇息,就拍打著會黑色的小翅膀,歪歪斜斜地像書架飛去。
他將兩隻長而有力的爪扣在書架的木質隔板上,小心翼翼地避開了那些珍貴書籍的封皮,以免在上面留下難以處理的細小劃痕。他低著頭,時而向左望,時而向右瞧,認真地尋找著自己想要的東西,身體兩側那對不算寬的羽翼嚮後收攏,移動身體時也衹是把它們微微地張開以保持平衡,生怕劇烈的動作會驚擾了書本甜蜜的夢鄉。 
「需要我為你做什麼?Finch?」
Reese將手中提著的袋子放在電腦桌上,
「哦不,現在稱呼你為Finch先生似乎不是那麼合適,你說是吧?Harold?」
他擺出一副一本正經的模樣,看著有些害羞不搭理他的Finch,心裏直發笑。
毫無疑問他的Boss總是如此的可愛,害羞或難為情時總會把頭扭到一邊。作為紐約好員工的Reese自然不會蠢到去點破老闆這些有趣的小動作。
「請你把這幾本書拿到桌上,Mr.Reese. 」
這個廢舊圖書館裡的藏書多得驚人,但每一本書都被排列地那般整齊,書脊上的一個個字母在从窗戶縫隙中流進的溫暖陽光的照射下閃出耀眼的金色。Finch移動時微微顫動的羽翼帶起的細小顆粒在那片金光中撲閃著,翻滾著。Reese衹是看著,心底昇起了一種難言的情緒。如果沒有號碼,沒有謀劃者,沒有人工智能,他和Finch是不是就可以過上平凡而溫馨的生活?沒有槍支,沒有鮮血,沒有擔驚受怕。他們可以在清晨煎綠茶的清甜和咖啡的醇香中嘮嘮嗑調調情,在溫暖的午後一起打掃打掃書櫃,在橙紅爬上天邊時帶著Bear出門散散步,最終在對方的溫柔的注視中安然長眠。
衹是現實中不存在如果,這一點Reese比誰都更加清楚。他走到他身邊,按照他的指示取下那幾本書,對著Finch眨眨眼。對於現在的他們,能回到安穩的生活已是最奢侈的愿求,能與對方在紛亂中相守已是最大的福分。
他一把撈過在書架上蹦躂的Finch,輕吻他的面頰。
 
 他懂得知足。


*

Root將自己的半張臉埋進柔軟的枕頭裡,只留下一隻眼睛在外邊。熾熱而黏稠的視線穿過交錯的棕色髮絲,就著檯燈投下的微光定在躺在身旁的女人身上。
幾縷黑髮掙脫了發圈的束縛,零零散散地落在枕頭上。肩胛骨附近又新添了幾處傷痕,當然還有幾道淺淺的抓痕。
她好像瘦了些。
被單勾勒出凹凸有致的線條,偏黑的膚色和滿床的白形成鮮明的對比。她癡癡地望著她的Sameen,忍不住伸出手,想要碰觸她。
她失去了她,又尋回了她。這一切都來的太突然了,黑客小姐靈活的小腦瓜都來不及轉彎。
在指尖觸碰到肌膚的那一瞬間,Root的頸脖被一隻有力的手扼住了。
「A...ha......Good morning, Semeen......」
喘不上氣來的她嘴角仍帶著一抹笑,她確信這是緩解前特工女友不安情緒的最佳良藥。
「I'm here......」
強勁的力道在刹那間放鬆下來,Shaw怔了一小會兒才清醒過來,看著被自己掐住脖子還在傻笑的女人,猛地咬住她飽滿紅潤的唇,濃烈的不安全感便隨著腥甜味在舌尖不斷擴散而消失。她在抬頭時如一隻捕食到心儀獵物的黑豹般滿足地眯起了眼,舔了舔下唇。
胸脯因為缺氧而不停起伏的Root像拍小貓一樣輕輕地拍了拍Shaw的後頸,愛不釋手地用食指繞著她耳後的髮絲,但耳邊突然響起的女聲令她不得不停下這一動作。
前特工小姐看著女人先是莫名其妙地慫著肩膀笑得花枝亂顫,十幾秒之後臉色又嚴肅起來,忍不住皺了皺眉。

選擇一個神經病當女朋友可真是需要極大的勇氣。

「Oh......Sam. 我們趕緊洗漱洗漱,去圖書館。」
Root晃了晃Shaw的手臂,神色中有著少見的慌亂。
「號碼?」
在嫺熟地檢查槍支彈藥時,Shaw有些好奇的問。Root正試圖解救出被大衣夾住的頭髮,听到問題時手上一頓,似乎在考慮措辭。

「我想我們的好同事Reese腦子可能出了點問題,他认为Harry變成了finch. 」



评论 ( 10 )
热度 ( 50 )
  1. 我若修花史52Hz的鲸 转载了此文字
  2. 52Hz的鲸珣玖 转载了此文字

© 珣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