珣玖

所謂世間,不就是你嗎?

沒有產出動力+高考倒計時。)
但是我愛大家)

「↣圈名珣玖」
「↣合格宰吹」
「↣寵愛張國榮」
「↣身處POI & Lost大坑」
「↣建議素食主義者慎點」

【HOBBEN 】無題


*練個手,太想吃HOBBEN了,只好吃自己割下的難吃的腿肉了
*希望還有人能看到🤦🏻‍♀️



「Willard Hobbes!」

從後桌傳來的Benjamin憤怒的低吼和課桌劇烈的晃動如一柄重錘擊散了Harold剛剛在腦內整理好的編程思路,讓他無奈地搖了搖頭。
坐在他身旁Reese迷茫地抬起頭,眨了眨朦朧的睡眼,顯然也是被後桌兩人弄出的動靜驚醒了。
「Ben, 現在還在上課……」
Harold轉過頭去看到的是Ben筆直得有點兒僵硬的身體和通紅的臉頰,一下有些慌張了,
「天哪……」
「我沒事,Harry. 」
Benjamin向一臉擔憂的哥哥擠出一個笑容,又瞪了兩眼坐在身旁的人。
剛剛還睡眼朦朧的Reese瞅瞅坐在後排的兩人,一下精神了起來。顯然Ben這副樣子是被坐在他身邊祇有一隻手放在課桌上轉筆的Hobbes弄出來的。

衣冠禽獸。
Reese送了個意味深長的笑容給自己的雙胞胎哥哥。不用動腦子想他都知道他親愛的老哥剛剛對Ben做了什麼才會讓他現在如此之憤怒。在得到哥哥一個代表著「彼此彼此」的眨眼後,Reese就強忍笑意拉著Harold轉回頭講題去了。

「你再不把你的爪子給我抽出來我保證用甩棍打折你的手!」
一把抓住那只肆無忌憚地在自己身上遊走的大手,Ben惡狠狠地説。
一向認為身處炎炎夏日就應該穿休閒裝出門的Benjamin今天也衹是穿了一件薄薄的白襯衫和一條寬鬆舒適的休閒短褲就出了家門,誰能想到這一身打扮倒是給了Hobbes可乘之機。
Hobbes滿不在乎地挑了挑眉,從Ben的褲袋裏摸出了那根甩棍。桌下的那只手靠在Ben的側腰上,而手上那根小黑棍的頂部卻順著他的腰線向下滑動,挑開了內褲的鬆緊帶。質地冰冷光滑的甩棍輕輕地碰觸著火熱的柱身,一陣接著一陣酥麻和羞恥混合的快感如潮水般上湧,試圖把Benjamin淹沒。再加上刚才Hobbes的手一直沒閑著,腰部的敏感帶不斷地被刺激著,讓他的身體起了反應。
「在這?」
Ben保證Hobbes在說這話的時候眉眼間漾滿了笑意,天知道他現在是有多想對著對方那張俊臉來上一記重拳。哦不,這還不夠,還得把前排正在用花言巧語哄騙自己哥哥的John Reese的份也給算上。
不過究竟要怎麼整這煩人的兄弟倆並不是當前最重要的事情。
「滾。」
好極了。他的Little Benny這是要他換個場所繼續呢。Hobbes這樣想著,丟下手中的筆拉著Ben奪門而出,沒有理會講臺上目瞪口呆的老師。
「老師,Linus同學身體不適,會長送他去休息了。」
坐在同排的Drake十分自覺地舉起手來幇兩人找了個藉口,同時在心裡把偉大的學生會會長Willard Hobbes家裡的親戚都給問候了一遍,不過迫於Hobbes的淫威他也只敢在心裡念叨。

可憐的Drake同學。
他旁邊的Richard身體也明顯放鬆下來。
不用一邊當電燈泡一邊還得給他們打掩護的感覺真好。Richard撐著腦袋盯著書上密密麻麻的小字想。





——TBC

评论 ( 7 )
热度 ( 27 )

© 珣玖 | Powered by LOFTER